比利時研究建議:從事戶外運動應該保持更嚴格的社交距離(譯文)

新研究指出,新冠肺炎抗疫期間,從事戶外運動,應維持比官方建議更嚴格的社交距離。

KU Leuven與Eindhov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研究人員,模擬從事戶外運動時,即使保持1.5公尺的社交距離,仍舊暴露在新冠肺炎傳播的潛在危險之中。

此模擬顯示確診者的飛沫途徑,會如何使位於牽引氣流中的人接觸到病毒。

「當你在移動(跑步、騎單車、健行健走等等),後方會創造出一個區域,就是所謂的牽引氣流,或是一條浪尾」研究專員Bert Blocken告訴The Brussels Times。

Blocken説:「這牽引氣流可以形容成類似真空效應或是拖曳效應,當氣流被行進中的物體影響時就會產生。」

TUEindhoven_KULeuven_Running_LQ

模擬跑者跑14KPH時的牽引氣流,來自Department of Civil Engineering at KU Leuven的Prof. Bert Blocken提供

 

Blocken解釋,當運動員跑/騎在彼此正後方時,可以利用牽引氣流來達到較高的速度。

而此模擬顯示,跑在牽引氣流中的後方跑者,有極高的可能會接觸到前者的飛沫,即使只是時速四公里的步行速度,也是一樣的狀況。

「當大家講話、吐氣、咳嗽,或是打噴嚏時,會製造飛沫,較大顆粒的飛沫會較快落地,較小的飛沫會滯留空氣中較久,因此不要走在他人正後方飛沫滯留區,是相當關鍵的」,Blocken説。

「牽引氣流有時可以長至10-15公尺,但氣流是相當窄的,飛沫通常也很快蒸發。」,Blocken説。

「當人在慢速動作時,1.5公尺的社交距離是非常有效率的,但運用到運動上,狀況就會有所改變」,Blocken説。

根據這些模擬,此研究建議降低風險的方法之一,是避免直接在他人的正後方運動,無論是並肩跑,或是跑在斜後方,都會比跑在正後方理想。

Blocken在他的Twitter上説:「雖然這個模擬沒有考量到風的因素,但即使在有風的狀況下,不要跑在他人的牽引氣流中,也是適用的。」

Blocken説:「此研究現階段尚待審核中,有鑒於現今新冠肺炎在全世界肆虐,政府單位大多允許戶外運動,我們四人團隊決議先公開此訊息。」

(此文為LindaLovesCycling翻譯自Gabriela Galindo發表於The Brussels Times的報導,原文連結請點

壓力大就想寫廢文-1

每次在趕東西時,心中就會悄悄累積一丁點慾望,覺得有好多話想說,隨著時間越來越急迫,那滿腔文思泉湧無處訴說好不痛苦,索性決定開始記錄下來我用來逃避壓力的這一切XDD

開始經營自媒體以來也三年半了,真要嚴格說起來,其實也等於當老闆三年半了(嘿對雖然現在一個員工都沒有,但我還是相信我的緣分在遠方等我),也說不上究竟是隨著年紀增長而產生轉變,還是這幾年快速又密集的各種合作經歷,讓我漸漸開始產生質變。

小時候好相信每個人嘴巴裡說出來的話,畢竟每次我開口都是掏心掏肺,想當然爾應該全世界都跟我一樣吧?於是遇到了幾次把夢想講得好美卻都沒實行的,我總是傻傻邀約各種執行計畫苦等不到回應;或是平時各種友好卻只是為了試探,事後從其他管道得知原來我的消息成為大家茶餘話題;也碰到了幾個利用我願意為了夢想而衝刺的心,實則只為他個人私慾而談合作的,這種基本核心價值的不同,在重要決策上就會出現很大的裂縫。

IMG_7593處理任何關係的第一步永遠都是接受事實,只有接受了這世界不像你想的永遠充滿粉紅泡泡,你才能處理這些戳破你美夢的關係,但接受這一步是最痛苦的,沒有人能幫得了你,只有你願意丟掉心中那堵讓你覺得舒適的牆,才有可能破牆走近這個你原先不願意碰觸的世界。

接下來反而就簡單了,只要接受了,自己的心情過得去了,要去要留或是繼續維持不講破但對大家都好的狀態,端看哪個方式對你來說比較輕鬆了。

說到這邊總是會有人問我,那你還相信人性本善嗎?說實在我很感謝我的家庭讓我能用相對正面的角度看世界,但我也感謝這個社會教會我要保護自己。

人生苦短,精力有限,我們的好,必須要花在值得的人身上,這些正面的能量才能夠持續不斷流動下去。

比如現在,發洩完畢,必須繼續趕工。